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法眼观察

小城大压力:绥芬河的艰难抗疫

时间:2020-05-15 09:56:07   作者:编辑1   来源:法制日报-法制网   阅读:6873  

小城大压力:绥芬河的艰难抗疫

  2020年4月15日,黑龙江牡丹江绥芬河市街头的抗疫宣传标语。  视觉中国

小城大压力:绥芬河的艰难抗疫

  当地要求“做到凡进必检、不漏一人、万无一失”。 资料图

  境外疫情输入压力剧增,人口只有7万的边境小城绥芬河成为战“疫”要地。这个昔日被称为“火车拉来的城市”,该如何自保

  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

  4月8日0时,封城76天的武汉解封,6个小时后,距离武汉近3000公里的黑龙江边境小城绥芬河,却被按下了暂停键。

  绥芬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4月7日发布通知:绥芬河市所有小区自4月8日6时起实行封闭管理,严守小区大门、楼道单元门和居民家门。这也是绥芬河市继2月6日后,第二次实施封闭管理。

  而重来一次的封闭管理,源于一直攀升的境外输入压力。

  黑龙江卫健委数据显示,3月27日至4月13日,经黑龙江绥芬河口岸入境2497人,其中322人确诊新冠肺炎,还有无症状感染者38人。境外疫情输入压力剧增,人口只有7万的边境小城绥芬河成为战“疫”要地。

  这个昔日被称为“火车拉来的城市”,面对境外输入的压力,该如何应对与自保?

  “不容易的回国路”

  绥芬河,黑龙江牡丹江市下辖县,东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接壤,边境线长27公里,被誉为我国连接东北亚和走向亚太地区的“黄金通道”。

  已经从莫斯科回国,还在酒店隔离的冯双(化名)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在绥芬河,如果带护照联系当地旅行社办理手续,就可以直接坐大巴去俄罗斯。“去俄罗斯有客车和火车,火车两三个小时就到了,客车更快。”冯双说。

  而正是这种往日方便进出俄罗斯的便利,变成了现在最大的风险。

  截至4月15日11时,俄罗斯累计确诊病例已达21102例,俄罗斯总统普京4月13日表示,俄罗斯境内疫情形势正在恶化。

  为了应对疫情,俄罗斯宣布3月28日到4月5日所有居民在家带薪休假,后延长至4月30日。受此影响,俄许多贸易市场关闭,住在市场配套宾馆的华商也被要求搬离。

  无法营业、没有收入、在俄没有医保、只会简单俄语等诸多因素,加上俄罗斯越来越严峻的疫情形势,让越来越多的华商选择回国。

  冯双就是其中的一员,他介绍,近期通过绥芬河口岸入境的,大多和他一样,是莫斯科最著名的两大批发市场萨达沃、柳布林诺的华商。

  不过,他们回国并不容易。

  早在2月1日,俄罗斯已停飞俄方所有航空公司到中国的定期航班,改为以包机形式执飞。3月26日,中国民航局发布《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》,第二天,俄罗斯决定停运所有的国际航班。

  冯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当时在俄华人流传的回国攻略里,主要有两条线路:莫斯科-符拉迪沃斯托克(原名海参崴)-绥芬河和莫斯科-赤塔-满洲里。

  “因为绥芬河有动车,因此大家更多选择第一条线路。”冯双说。

  事实上,这条由俄罗斯回国的路线并不是最近的。“从莫斯科飞海参崴要9个小时,海参崴坐大巴到绥芬河还要8小时左右。之前,我都是直接飞到北京首都机场的。”冯双说。

  4月14日,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馆发布通知称,通过莫斯科-符拉迪沃斯托克-绥芬河路线输入黑龙江省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累计达322例,均为中国籍。

  总领馆称,目前,黑龙江输入型病例继续大幅攀升,绥芬河-波格拉尼奇内口岸旅检通道4月13日后继续临时关闭,但仍有少数华商通过微信群、朋友圈等网络渠道散布谣言,鼓动在俄罗斯尤其是莫斯科的中国公民4月13日及以后来到滨海边疆区,通过波格拉尼奇内—绥芬河口岸回国。

  “目前境外输入来看,航空交通防控相对好控制,难点已经出现在陆地、水路交通了。”有专家表示,除了绥芬河市,东宁、密山等公路口岸以及水路口岸也应重点关注,加强防控措施、升级防控手段。

  “这个地方真的太小了”

  境外疫情输入形势骤然严峻,逼停了绥芬河市“复苏”的脚步。

  “终于盼到了能去饭店吃锅包肉的日子,一下子又打回原点。”有网友在微博上感慨。

  哈医大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统计专业研究人员的数理统计显示,3月8日,黑龙江省就几乎接近疫情防控拐点。但4月以来,经过绥芬河入境的确诊病例突然增加,每天许多华人回国,让黑龙江省疫情防控不得不重新调整。

  4月3日,绥芬河市政府发布《中俄双方商定暂停绥芬河市——波格拉尼奇内公路口岸人员通关》通告。

  通告称,鉴于目前绥芬河市公路口岸入境人员骤增,口岸检验检疫能力和市区隔离检测能力已超过极限的情况,绥芬河市-波格拉尼奇内公路口岸旅检通道4月5日临时关闭,4月6日正常开关,4月7日至4月13日继续临时关闭,恢复开关日期另行商定。

  尽管这样,绥芬河口岸关闭至今,境外输入病例数仍在增长。这座边陲小城,很难独自应对如此大的境外输入压力。

  根据黑龙江省的政策,入境地即为隔离地,而随着回国隔离人员的增多,住在哪儿成了大问题。

  两千多名人员入境,很快就住满了绥芬河的大小酒店宾馆。法治周末记者查看当地酒店信息发现,目前,各个价位的酒店均显示满房状态。

  绥芬河旭升国际商务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目前,大部分开业的宾馆都不接受散客,房间由政府统一分配。

  即便是这样,绥芬河的酒店也难以承载这么多的外来者。

  绥芬河市市委副书记、代市长王永平4月13日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,集中隔离的宾馆严重不足,目前,全市符合集中隔离条件的宾馆只有15家,全部房间只有939间。

  “而最近几天,日平均入境人员达到178人,使防控压力达到极限。集中隔离14天一个周期,每天平均178人,一个周期需要约两千多间隔离房,极大超出了绥芬河的承载能力。”王永平介绍。

  同时,各地支援绥芬河的医护人员抵达后,医护人员轮休也需要住酒店,这让本就捉襟见肘的房间更显不足。

  绥芬河防控工作组医疗救治组组长于连凯也表示:“绥芬河这个地方真的太小了,接收不了这么多的人。医生、护士过来,酒店都没地方住。国家级专家和国家卫健委领导过来,都住在特别次的地方,不是不给你用,是没有。”

  目前,绥芬河当地医院只接收无症状感染者,其余确诊病例都要转到牡丹江相应的定点医院。

  于凯江表示,自己最担心的就是绥芬河这个城市偏小,配套设施不足。即便包括牡丹江市在内,救治力量和医疗资源也有限。“如果疫情没有蔓延,牡丹江可以接收大约1000名患者。但如果超过这个数字,牡丹江将承担更大的压力。”

  没有练兵,感控就是个大问题

  在国内疫情暴发时,绥芬河并没有确诊病例。在于凯江看来,这既是好事,也不是好事。

  “零病例是好事,但没有练兵,最大的人民医院只是二级甲等医院,突然来了这次疫情,感染防控问题就是个大问题。”于凯江说。

  4月2日,黑龙江省要求,对由黑龙江省口岸直接入境人员,严格实行6个100%“闭环管控”措施,即在全省各口岸严格实行对进境运输工具100%登临检疫,对入境人员100%验核健康申明卡、100%进行体温检测、100%实施流行病学调查、100%采样检测、100%实施集中隔离。一律实行“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+14天居家隔离医学观察+2次核酸检测+1次血清抗体(IgM和IgG)检测”的管控措施,“做到凡进必检、不漏一人、万无一失”。

  同时,除了救援物资,专家组也陆续到达绥芬河。

  4月11日,绥芬河方舱医院改造完成;截至4月13日,驰援绥芬河的各级专家、医护人员289名;4月15日,黑龙江省、牡丹江市卫生健康部门调剂了15台负压救护车以及医用设备3408台件;4月15日,经过改造后,牡丹江市(含绥芬河)床位有1230张……

  尽管绥芬河顶着巨大压力,但有网友说,武汉打的是无准备之仗,后来也扭转局面,最后取得了全面胜利。所以,对绥芬河不必太过担心,因为我们打的是有准备之仗!


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

标签:压力  艰难  小城  绥芬河  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第00323号-8  版权所有 2012-2020 ICP备08021679号-3
版权所有:《法眼观察》官方网站-《法眼观察》编辑部 | www.yzfzh.cn  www.yzfzh.com.cn
-|关注法治,宣传法治;弘扬正气,辨析规则|-

Powered by OTCMS V5.21